阅读历史

第486章 葫芦里卖的什么药?

作品:贬妻为妾?这炮灰宗妇她不干了| 作者:沐卿棠| 分类:都市言情| 更新:2024-04-19| 下载:沐卿棠TXT下载

想通了这一点,她抬头对云绯月道:“没问题,本公主答应你,无论在任何时间,任何地点,任何场合,本宫都与杨奕之没有任何关系。

所以,你的第二个条件是什么?

连我养在周河口的那两万大军都知道了,你在我身上所图谋的,不会仅仅是这个吧?

能当皇后的人,在我心里可没有如此善良的。”

言外之意就是,在不伤害杨奕之的前提下,她允许云绯月稍微不那么善良了。

云绯月起身走下高台,将专属于自己的那张舆图拉了出来。

“本宫大概能猜到你拉那支两万人的队伍是想做什么。

但陛下当大元皇帝的期间,你大概是没有希望的。

退一步吧,当初出卖你的人,本宫陪你一起清算。”

如果没有后来的这许多龃龉,就和亲之前的那些事迹,云绯月是很佩服晋阳的。

知晓晋阳去和亲之前的事情后,既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,也是为了更好的对付如今的晋阳,云绯月特地着人去了解了晋阳和亲的真相。

不出意外的发现,晋阳一个嫡公主在已经育有一子的情况下去和亲,除了孝贤太后跪着求她,令她绝望之外,的确是有被人算计的成分在。

而那些人有的已经不在,可有的人还活跃在朝堂内外。

云绯月站在舆图前看着晋阳公主,“作为交易条件,这个地方,你替大元守着。

我和陛下会为你争取一个让北齐方面不敢,也不能动你的条件。

日后若是有成熟的时机,我会恳求陛下,让你落叶归根。”

落叶归根,是每一个漂泊异乡的人的夙愿,晋阳也不例外。

可她的动容只持续了那么短短一瞬,眼神随即就定格在了云绯月身后被做成屏风的舆图上。

眼里满是不可思议道:“你竟然私藏舆图?!”

所谓舆图,便是一个国家的军事地图,那是最顶级的军事机密。

只能为皇帝、兵部和一些高级将领们所拥有。

剩下的大臣们最多只能拥有某一区域的舆图。

而云绯月的寝宫里竟然就摆了这么一幅囊括了大元和北齐、唐国还有周边小部落的的舆图。

要知道,哪怕当初她身为摄政长公主,名正言顺的参与朝政的时候,也只能到世宗皇帝的书房,或者保和殿内跟大臣们一起看舆图的。

像是云绯月这般,临时起意,就能拉出来一幅舆图,那是她在鼎盛时期都不敢想的事情。

“私藏?”

云绯月呆在当场,扭头看了一眼将整个凤章宫打点一分为二的巨大的舆图屏风,满眼困惑道:“管这么大一幅舆图叫私藏?

你是不是对私藏二字有什么误解?”

裴宴清当时着人给她做这幅舆图的时候也是费了大功夫的。

虽然这道屏风的本质是一幅舆图,但能摆在凤章宫里,它的材质和做工就绝不会普通。

这东西,在识货的人眼里是舆图,在不识货的人眼里,拿出去卖了也是能换不少钱的。

晋阳公主被云绯月困惑的表情和语气搞的一愣,随即自嘲一笑,“说的也是。

如此大大方方摆出来的东西,如何能说是私藏?”

她说着,之前的警惕和后来的考量皆不复存在。

平静中含着些许努力隐藏,却还是不自觉流露出来的艳羡,晋阳恳求道:“我能上前看看吗?”

云绯月临时起意,顺手拉出来的舆图屏风却是她半辈子都不曾看过的东西。

这一瞬间,晋阳无比冷静且绝望的感受到了人与人命运的参差。

云绯月大大方方往旁边一退,“当然可以。”

顺势站在旁边,她发自内心的道:“陛下与本宫说了公主去和亲之前的事情。

其实本宫蛮佩服公主殿下的。

易地而处,本宫可能没有能力撑起偌大的朝堂,也没有勇气接受和亲这条路。

离开之前,公主可曾想过绝地反击一次,将世宗皇帝取而代之,亲自守住辛苦多年的成果?”

世宗皇帝为了大元的未来算计了晋阳的一生,身为帝王,他的所作所为无可厚非。

可晋阳又何其无辜?

同为女人,云绯月亦是有在心里为晋阳打抱过不平的。

可大势面前,她其实也在无形中成了世宗皇帝的帮凶,甚至原来对晋阳的同情和愧疚也所剩无几。

脑海中的风暴全是在思考怎么说服晋阳答应她的条件。

也正是因为清晰的意识到这一点,云绯月才迫切的想了解晋阳当初的念头,不是为了弥补晋阳,而是为了避免自己日后重蹈晋阳的覆辙。

晋阳被云绯月大胆的问题给惊了一下,眼带诧异的看了云绯月一眼,随即苦笑道:“取而代之?

怎么可能没想过?

可真的要将一国之君取而代之,又岂是那般简单的事情?

何况拦在我面前的,除了忌惮女子如浑水猛兽的满朝文武,还有我的生身父母。

他们生我养我,亦给了我恰如其分的爱和伤害,叫我既无法因他们的爱而肆意生长。

又无法因他们的伤害而决绝的与他们反目成仇。

等我意识到当时我其实可以将他取而代之的时候,那已经是我入北齐十年之后了,一切都晚了。”

结合自己的前世今生,云绯月一时间也说不清楚她和晋阳谁更倒霉一些。

可她很庆幸,伤她害她的人是穆泽深和谢婉婉等与她不相干的人,而不是她的至亲。

所以当他听到晋阳的话后也没有给出一些自以为是的安慰。

只顺势道:“那现在呢,既不能取而代之,你又当作何打算?”

双方立场不同,晋阳哪怕面上已经平静,心里却还是保持着很强的警惕性。

云绯月问她有没有想过将世宗皇帝取而代之的时候,她虽然觉得大胆,但也想过可能是云绯月在给她挖坑,回答的蛮谨慎的。

这会儿是真的搞不清楚云绯月葫芦里在卖什么药了。

她满脸困惑的瞅着云绯月,“我还有做打算的机会吗?”

回大元之前,她想着手握两万大军,的确可以与各方一争。

可如今,她唯一的软肋就明晃晃摆在那里,她又岂能有什么打算?!